CNN三访东师古依旧“败北” 混战中逃出

CNN采访组被逐出陈光诚的家乡-东师古村视频

(美国CNN5月1日周二东师古村报道)CNN编者按:本文作者Steven Jiang是CNN在北京的制片人,他与一名记者和一名摄影师周二试图造访中国人权活动家陈光诚的故乡-山东临沂东师古村,以下是他的描述:

当我们的汽车越来越靠近这个中国东部的小村庄时,我们的司机看上去明显紧张起来,他东张西望,寻找任何“麻烦”的迹象。

他看到了。“他们发现我们了,”他说,并加大了油门。

在后视镜里,一辆黑色轿车忽然冒了出来,在我们通过东师古村正门的时候,它就跟踪我们。这是陈光诚的家乡,中国一位着名的人权活动家。他上周从这里的家中逃脱了软禁,并掀起了全球的外交回响。

橘色的交通锥把主要道路封锁成了一条窄道;大约六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在那里站岗,他们身后停着众多的汽车。

尽管有绿树和田野,东师古村四周严密的保安,看上去与前两年的冬天没有什幺不同,当时我们曾试图进入这个村庄。

去年的2月和12月,在陈光诚讲述他和他的家人遭受何种虐待的一段录像在网上曝光后,我们来到过这里,试图见陈光诚。当时,他和其家人在当地官员们的手中,他们被监禁在家中。

我们每一次都在检查站被挡住,在那里,便衣警卫向我们投掷石块,或让我们吃拳头。

40岁的陈光诚,是一位双目失明、自学成才的律师,他代表那些被当局强制堕胎的受害人提出群体诉讼,而被软禁在家中超过18个月,上周才逃了出来。(译者注:在该文发表时)据信正在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内。

与陈光诚一同被软禁的还有他的妻子、母亲和女儿,但他们没有逃走。在上周五网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陈光诚对其家人的安全感到更加忧虑。他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他们一直在迫害我的家人,我逃出来只会引发他们进行复仇。”

周二(5月1日),我们已经来到这里,再次寻找陈光诚的家-但我们无法靠近。

由于有那辆黑色轿车在跟踪,我们的司机拒绝减慢车速。他在主要道路上,违规超过了一些卡车,并飞奔穿过露天市场上颠簸的泥路。

我们是在附近一个小镇上雇请他的-我们废了很多口舌才说服他接受这项工作。

“这太危险了,”他对要到东师古表示抗议, “我听说过陈光诚 - 他组织反对计划生育政策的运动,被软禁在家里。”

他很快补充说,“我知道的不太多”,“你们应该问问他们镇上来的人。”

经过一个小时的高速“追车”,我们的司机还是没能甩掉那条“尾巴”,他决定他已经受够了。他在附近一个加油站上把我们放了下来,在他离开时,有三名警察走向了他的车。

在等待再找一辆新的车时,我们与一名卡车司机聊了起来,他告诉我们他来自陈光诚的小镇,但他几乎没能提供任何新闻。

“陈光诚吗?”他问。他听到这个名字后看上去不大自在,“我离开那里很久了,不清楚在那里发生了什幺事。”

当我们找到一辆新车后,我们的尾巴又来了,继续密切监视我们。这一次,我们不再试图甩掉它,我们决定设法发现他们的意图。

我们停在路边一个农夫的摊位旁,买了一个西瓜。然后,CNN的Stan Grant和我 - 我们每人拿一片西瓜,靠近载着“追兵”的那辆大众帕萨特汽车,我们的摄影师Brad Olso则在拍摄这一场景。

那两名坐在前排的男子用双手捂着他们的脸,不理会我在敲打驾驶员的车窗。

之后,我就敲后排座的车窗。一名身着白色恤衫、戴着墨镜的男子微微地把车窗放下了一点。

他拒绝表明身份,也否认在跟踪我们。他说,“我们只是在开着玩”。

Stan用英语问“是为了陈光诚吗?”我做了翻译。

他回答说:“我不知道谁是陈光诚。”

我说,“想来片西瓜吗?”

他看上去很尴尬,“不”,他把车窗关上了。

正当我们走开时,从身后传来一声大吼:“站住!”我们回过身,看到车上的三名男子都下了车,超我们冲过来。

随后是混战,他们试图抢走Brad手中的相机。在混乱中,我们带着相机挣脱了,跳进我们的汽车。

其中一名男子拿起我买的西瓜,砸向我们的车。粉红色的西瓜汁溅满了整个后车窗,那辆黑色的汽车又跟上我们了。我们加速奔向返回北京的高速公路 – 我们思索着陈光诚的出逃和他家人的命运。

 (点击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