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豆花不只是甜点 更是一种态度

草莓豆花不只是甜点 更是一种态度 《牢骚小品》推荐文白毛

刚认识草莓豆花时他并不显眼,有时候跟朋友们附和他,叫他豆姊。后来,我们当兵在基地营区很巧合的相遇,有空时就打亚太、穿着绿迷彩跟文书背包一起在营站等退伍。 「到时候打退伍要订72吋的潜艇堡,长长长,每六吋还要插一个小旗子写经历的任务」,为此我们很认真地计算 「下基地」、「汉光」发生时,是在我们役期的多少百分比,即使战车砲是在山里射击,远远在外地的营站玻璃还是轰轰作响,不打扰我们做着返阳后的人生梦。

做兵会把人磨成没有特色与个性的号码,叫一动作一动,不会去反驳为什幺要帮学长瞎掰莒光簿、为什幺保表有错字还要照抄、为什幺棉被摺成豆干了还被洞八;但是那个夏天,太阳底下的高树,泥泞的坦克,野战涂装,却藏不住豆姊眼里的光。
过了几年,草莓豆花分享自己在越南外派的文章,最吸睛的是他回忆唸书时经历过的不安与谎恐,和坚持与推广安全性行为,就像逛西斯版却难得遇到的认真文,内容好读又不严肃,劝世随身携带润滑液和保险套;我开始爬文,才知道那些年他内心的转变,为何在唱歌答数后变得清晰、自信、以及自在,即使退伍前他的外貌和唸书时无异,但心已经是个发光体,準备好到世界「散发热情」。

我也在他的文章里,满足关于性爱、肛交、3P,以及越南同志的好奇心。声声催,终于诞生这本书,《牢骚小品》。如果你对彩虹越南感兴趣,或想听人认真谈谈肛交和3P,草莓豆花的点点牢骚,很适合你静静读、偷偷看,在情慾满溢的文字里,沁入的不是性慾,是情。

草莓豆花不只是甜点 更是一种态度

越南胡志明市男同志概况

越南有没有男同志?这是许多旅人或是工作派驻越南的男同志共同的疑问,又或者,共同的期待。

同志人口占全人类的百分之十,所以越南当然有男同志啰!繁锦的城市、乡村小镇,都有男同志的足迹,遍布各种社会层级。男同志的活动,以胡志明市最为集中,因为此地曾是美军的落脚,社会风气较其他地方开放;加上胡志明市为经济日趋发达,许多人离乡背井,选择在这里就业、并建立自己的同志生活圈,男同志人口的基数比较大。

至于越南的男同志长得如何呢?这要从他们的民族说起,越南有87%为京族(京族也是中国广西少数民族之一),所以绝大部分遇到的男同志为京族。可别以为东南亚人都具有黝黑肤色,京族人大多皮肤白皙(当然也有容易晒黑的人),五官细緻秀气,我觉得识别度最高的是他们的眼睛,眼骨些许深邃,不笑的时候,有种无以名状的柔情忧郁;身材方面,北方人大致上比南方人瘦小,我的朋友分析是因为战争影响到营养的原因,但这个规则也被日渐繁荣的经济实力打破了,在胡志明市打开Jack’D,发现他们爱秀肌肉的程度,比起台湾,有过之而无不及,同志要健身,不一定得特地跑到fitness center,路边即有家庭式的小型健身房,每天只要1美元,肌肉线条手到擒来!近来,也有愈来愈多在海外越裔的第二代回越定居,这些人从小就是受到欧美完美身躯的耳濡目染,几乎每个都是倒三角型的体态。

除了京族,越南还有其他53种民族,我遇过一些皮肤天生就黝黑性感的男同志,我的朋友说他们是高棉人,赤色高棉时期从柬埔寨来到越南。比起京族,这些人的睫毛又长又翘,通常不是什幺爆筋型的身材,较偏精实。在胡志明市,有不少华人聚集的社区(胡志明市的华人占全越的50%),所以偶尔也会在Jack’D看到有人用中文跟我打招呼,分隔两地的人,说着相同的语言,拥有共同的身份,感觉还挺奇妙的。胡志明市因为历史及当今经济地位的因素,比台北还国际化,常常看到世界各地的游客或就业的人,对男同志来说,也称得上是一种文化交流啦。

越南这个社会如何看待男同志呢?无可避免地,还是有保守人士,我的越南同事曾经跟我说︰「男生喜欢男生是要坐牢的。」老一辈的男同志,有的人选择走入婚姻(与女性),也担心同志身份曝露在职场上是种危害,只能在抽空偷去同志sauna。不过跟台湾相似,年轻的一辈,大多能认同自己是同志,也把社会有同志之事视为自然;2011的10月,在越南上映了本土第一部同志电影「Lost In Paradise: Hot Boy Noi Loan」(台湾译成你是天堂,爱是地岳),那时我观赏星期日的早场,电影院里,有家庭、有男男女女的青少年(倒是很少gay,我想前一天晚上大家跑趴太累了),显示社会对同志的接受程度,在胡志明市已有一定的水平。同志不受世俗羁绊的穿衣品味,让人在胡志明街头一眼就能侦测出,同志情侣、好友三五成群都是胡志明市常见的画面,也可以找到不少club、cafe、sauna等男同志玩乐休闲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