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没有典型

母亲没有典型

个人发展、成就感或经济需求,让许多母亲从家庭走向职场;
而「幸福感」或「无可託付」的焦虑,又把另一些职场母亲逼回家里。
我对「进」或「退」的母亲都感到敬佩,
愿天下母亲,在不同的型里有着共同的安心。

‭    ‬我记得大概是八年前的一次座谈会里,一个刚从职场回归家庭的学员在发言时说:「回家带孩子真好,人生才算有意义。」

‭    ‬我知道这个善良的妈妈并没有任何想让他人难受之意,她的感叹,只是因为自己长期在职场上牵肠挂肚,好不容易做下决定之后所发的肺腑之言。但当时,我考虑到其他母亲的心情,还是把这个顾虑当场拿出来,跟大家坦诚讨论一番。我想表达的是,同为母亲,对彼此的心情处境应该更敏感,发言时要更谨慎体贴。

‭    ‬八年过去,在家庭与职场进退的母亲们,总是因着理想、因着条件,也因着不同的压力而足迹混乱。个人发展、成就感或经济需求,让许多母亲从家庭走向职场;而「幸福感」或「无可託付」的焦虑,又把另一些职场母亲逼回家里。

‭ ‬我认为对一个女性来说,在人生养儿育女的阶段而能对生活感到满意无憾,都只是片刻情怀,理想的生活无从描述。职场母亲在看到专职母亲上下学的温馨接送情,或知悉总有某些母亲全力投入班亲活动时,难免心感失落,起了不如归去的犹豫。但她们也了解,如果自己真正做下走回家庭的选择,未必能满足于人际关係相对狭窄的生活,和上班工作总会得到的成长刺激。不过,这样的所得,在工作之后的付出是继续照管的辛苦,要面面俱到,往往也有困难。有时,在时间周转不灵、身心交瘁时,又刚好车过某处,远处偌大的广告画面掠影而过,那些炉前飘香、母笑女欢的景象于是梦里梦外,都难免让人质疑起生活的价值了。

‭    ‬我当了三十年的母亲,其中只有两年多专业母职。因为两种生活都有过,所以了解,不要强求理想。只要是母亲,无论在哪一种型态都是百味杂陈、内外夹攻的,怎幺可能没有压力?当一个母亲,不必对他人宣告自己的选择有没有价值,更不需要为别人的眼光,而勉强变换自己的选择。每个人的生活都有自己的条件与限制,其中複杂的程度都足以让自己筋疲力尽,不必再主动加上他人隔岸观火的眼光。

‭    ‬成为作者这十年,我对「进」或「退」的母亲都感到敬佩。我的感触非常複杂,但如果只能选择一种来陈述,我一定会用「同情」这两个字,来表达我对现代母亲生活的了解与支持。

‭    ‬这十年,我已经过渡了职业母亲蜡烛两头烧的典型生活,可以全心全意、无后顾之忧的投入自己想做的工作,因而更想到,还在前一个阶段的母亲们有多辛苦。而这十年来,社会的脚步更让人焦躁不安,职场的要求与孩子的改变,压得母亲们喘不过气来。我怎幺也想不到,小学的安亲班,如今规模已经大到需要用游览车来接送;我更没有料到,社会上有这幺多父母回到家时,早已过了孩子应该吃晚饭的时间。

‭    ‬这些父母并不是不爱孩子,也不是不懂得怎幺照顾、教育小朋友。只是时间逼得他们变成非常紧张的父母,总是急忙想把理想父母的特质,在有限的时间里统统表达出来,才失去了当父母的自觉与自然。每当一个状况出现,脑中就先出现一个曾经听过的专家办法;而一场日常的上学挥别,显现在拥抱力道上的激烈情感,有如生离的不捨。

‭    ‬十年下来,我只觉得如今当父母真是太不容易了:在经济上,他们用于教育的费用比我养孩子的时代沉重多了;在持家的能力上,他们已不像我们可以被环境自然教化;在价值观上,社会分陈的论述更让他们难以心定。

‭ ‬过了当保母这一年,我除了想跟年轻人说,既当了母亲,就绝不要钻牛角尖的去找完美理想的生活,更深深的感觉到,过去听起来似乎很不错的「育婴假」,对年轻父母来说并没有长久的意义。也许,真正能帮助一个家庭的措施,是让养育子女的职业母亲们拥有十年下午四点回家的方便。想办法用这种福利,来实践我们对母亲这个角色的敬意。

‭    ‬每一位母亲都透过生产贡献给社会生命接力的成员,更用教养来贡献未来社会的品质。持家与教育不能避重就轻的说质比量,而是每一天都需要一定时间的现实问题;但愿这些问题能更受重视,更愿天下母亲,在不同的型里有着共同的安心。

【书籍资讯】
摘自《妈妈是永远的老师》

母亲没有典型
数位编辑整理:廖珮汝
Photo credit: Flickr ,CC Licen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