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警指失蹤称无力抚养‧少妇揭男友卖3亲儿

报警指失蹤称无力抚养‧少妇揭男友卖3亲儿(吉隆坡15日讯)一名27岁年轻妈妈申诉,男友因财务问题献议售卖3名年幼的孩子,遭她强烈反对。岂料男友把心一横,策划贩卖亲生孩子的诡计,佯称提议2人到新加坡工作,把孩子交给家婆照顾,3个月后她察觉不对劲而报案,揭发男友曾报警称她离奇失蹤,无力抚养孩子,还把孩子“售卖”给3对夫妇抚养。这名来自雪州双文丹的妈妈刘金云(家庭主妇)称她与25岁的张姓男友(罗里司机)并没有注册,但育有3名孩子,分别为5岁女儿张慧琪、3岁儿子张家兴及1岁儿子张家弈,报生纸父母栏是他们的名字。拒绝男友游说卖子女她说,男友于去年9月中曾投诉没有钱,根本没有能力再抚养3名孩子,而向她提出售卖孩子一事,“我听后马上拒绝,还说再怎幺穷也不能把孩子卖掉。他还说每个孩子可以卖2万令吉。”她还说,任由男友怎样游说,她都不答应,没料到男友就建议她到新加坡工作赚钱,把孩子养大,但必须把孩子交给在芙蓉的家婆。“我觉得这个方法可行,就答应他了。”可是,当她在家等候长达一个月,仍不见男友处理到新加坡工作的事宜,开始怀疑他,直接询问他,但对方却以必须等待手续处理为藉口敷衍她。孩子交3户家庭抚养“我当时对他起了疑心,加上一名自称是陈先生的人于去年12月12日到我家寻找5岁女儿,令我更加怀疑男友的动机。”她说,陈先生称他曾领养过我的女儿,但因为女儿太顽皮,只好把女儿交回,但却担心女儿的下落,才会上门询问。“我当时不在家,是家人转述给我听,我才恍然大悟女儿曾被领养。”刘金云说,她担心3名孩子的安危而于12月23日到警局报案,才被警员告知其男友曾针对她失蹤而到警局备案,还因无力抚养3名孩子而把他们送给人抚养。“后来查案官会见我,还向我出示3张由宣誓官鑒证的信件,证明身为父亲的男友已经答应把孩子交给3个家庭抚养。”刘金云察觉不妥,週二与三姐刘锦玲(30岁)在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及法律顾问余家福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要求男友及三对抚养其孩子的父母出面,共同解决问题。针对她怀疑男友贩卖孩子,以及男友指她离家出走一事,她分别向双文丹警局及新古毛警区总部报案。指怀孕期间遭男友打刘金云一边哭一边申诉,男友经常大力掌掴她,甚至在她怀孕期间对她拳打脚踢,令她十分难过。她说,在她怀孕第一胎3个月时,因为肚子饿而要求当时在外的男友回家,可是男友却在回家后对她大发雷霆,两人因此吵了起来,“他大力掌掴我,导致我整个人撞向墙壁,再坐在地上,幸好当时有沙发,才不至于流产。她还说,男友还对他动粗,脚踢当时正怀第一胎的她。“在我怀孕第三胎时,他也大力掌掴我。”她还说,男友脾气不好,有时在玩桌球输钱后,指她摆臭脸,把她当出气筒,大力掌掴她。“这种情况每年至少发生一次。”她也说,男友非常重男轻女,在她怀孕第二胎,验出是儿子时,男友对她的态度马上转变,嘘寒问暖。可是,在她怀孕第三胎时,丈夫曾大力掌掴她。“不过,我因为爱她,所以没有报警。”家人反对交往刘金云称,其男友的父亲在他小时候抛弃了他及家婆,家婆之后改嫁搬迁至芙蓉,男友则被丢在孤儿院。她说,当她与来自同乡的男友交往时,家人不怎幺喜欢,“当我把怀孕的事情告诉家人,家人反对我们继续来往,我们只好搬迁至武吉丁宜居住。”她哭诉,她在离家后不敢回家,也没和父母联络,直到第一名女儿出世3个月时,姐姐叫她回家见父母,“当时我不敢回家,怕被爸爸打。最后,我还是回了,可是我与父母的关係并没有改变,迄今没有讲话。”与3儿女警局见面刘金云说,她与男友失联约一个月,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是于去年12月23日,当时3对领养父母个别携带她的3名孩子到警局与她见面,对谈了一小时,3对夫妇仍不肯把孩子交出来,令她非常难过。男友出示宣誓官见证信她说,她是前往新古毛警区总部报案,指孩子失蹤了,要求警方介入调查,才被警员告诉男友5月曾报警称她失蹤了,自己则没有能力照顾孩子,就把孩子“送人”抚养。“我根本没有失蹤,非常惊讶。”她还说,为了解决问题,查案官马上传召男友及3对领养孩子的夫妇到警局对峙。“男友向我出示了3张由宣誓官见证的信件,指孩子的父亲答应把孩子送给人抚养,属于合法程序。”刘金云强调,她不曾答应男友把孩子送给人抚养。“我之后向国民登记局查询时,被官员告知若要把孩子交给人抚养,必须获得父母的同意。换句话说,他们的行为是不符合程序的。”需父母同意才可领养孩子张天赐说,他针对此事致函瓜雪警区主任诺利亚了解情况,一直没有下文,直到他致电对方时,才被告知这起案件已交由推事处理。他说,根据正常程序,任何人在领养孩子之前,必须获得孩子父母2人的同意,之后再呈交至福利部定夺,进一步确定监护人的身份背景,再交到法庭处理,手续耗时複杂。他促请领养这3名孩子的人士现身,因为孩子的母亲非常想念他们,“如果他们拒绝,我会报警或採取法律行动。”2儿不认得妈妈刘金云说,当她与3名领养人见面时,3人欢迎她随时见孩子,但却不能带走他们。“我很想念我的孩子,我3个月没有见到他们了,大女儿还叫我妈妈,2名儿子则不认得我了。”她说,其中一对领养夫妇告诉她,他们是在餐馆被一名陌生男子询问是否要领养孩子,他有“门路”,因此他才会领养到其孩子。她还说,另外2名领养人则表明不会让她取回孩子,还称他们是根据合法程序领养孩子,若要取回孩子,则必须通过律师,因为小孩跟他们很有缘。“我从来没有答应男友把孩子送给外人抚养,更没有签署任何文件。”孩子交3户领养疑卖儿刘金云说,根据警方的报案书称,男友曾向警方报案,指他分别于去年10月8日把小儿子张家弈交给人抚养,再于去年11月10日把大女儿张慧琪交给另外一家人抚养。她说,二儿子张家兴则于11月16日交给人。“我怀疑男友的计谋,他可能把孩子售卖给这3对家庭,但是我并没有证据。”她还说,她与孩子3个月没有见面,非常想念他们,频频询问男友,可是男友却叫她不要理会,不要问那幺多。“我曾致电给家婆,可是电话打不通,无法联络上,加上我不会驾车,没办法到芙蓉找孩子。”‧2013.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