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我却坚持结婚,五年后我实施「报复计划」

女友怀上了别人的孩子,我却坚持结婚,五年后我实施「报复计划」

一开始是春丽主动追求我的,那时我刚刚失恋,根本没心情谈恋爱。

有一次我在外地出差,跟她抱怨了一句去了才知道增加了任务,需要对呆一周,衣服都不够换了。结果第三天她就在那边给我买了好几件tee和外套给我寄过来。

也许就是这份关心和细心,终于打动了我,我决定跟春丽走到一起。

不过在这之前,我问她一件事,就是我要求女友必须是处女。保持那份纯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我前女友一开始就骗我说她是,结果后来才知道她早在高中时就跟同学一起过 夜了。

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我都快决定要跟她求婚了,才从她的简讯记录发现了她又再度跟他联繫。

春丽知道我的心结以后,主动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了我,她说会用生命来好好爱我,照顾我,陪伴我。

总之,春丽就像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但就在我们结婚前一个月,春丽说要回老家先张罗她哥哥的婚事,我本来想跟她一起回去,但她说她们家不讲究这些,我不用上门,到时候在我家这边办婚礼的时候,她爸妈出席就行了。

我当时没多想,就让她自己去了。

一开始几天她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后来快两个星期的时候有一天她没给我打电话,我以为她忙也没在意,可是之后几天她都没回复我。

我觉得不对劲,再打过去的时候,发现她已经关机了。

我问了她好几个朋友都没有人知道她家的準确地址,就在我心急如焚时,春丽的电话来了,她的声音很沙哑,就像哭过一样。

我问她怎幺回事,这几天怎幺没联络?

她却哭着说,我们分手吧,她决定不回来了。还说他们家人已经给她安排了相亲,她就要嫁给别人了!

我还没问清楚,她已经把电话挂了,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没法接受这个现实。

我想了一晚上后,踏上了去春丽老家的路途。

到了那个镇子才发现,其实那里很小,我就问了几个人,就找到了春丽的家。

我走近院子时,就听见里面传来吵架声。

我大声喊,春丽!她跑出来看见我,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掉下来。

原来春丽哥哥的婚事出了点问题,因为他哥骑摩托车撞倒了人,对方已经住院半个月了,现在家属要求赔偿10万(约50万台币),不然就告他坐牢。她哥哥根本拿不出钱,因为家里的积蓄都用来娶媳妇了,她嫂子也不愿意把彩礼和酒席钱拿出来救她哥哥。

没办法,两老只能按照她小时候就订的亲把她嫁给水厂厂长的儿子。对方礼金已经送到了,为了救她哥,她只能决定跟我分手。

我说,这怎幺行,大不了这钱我来给。

春丽不同意,她知道我手头很紧,这钱是用来买房子的。可是我觉得没什幺比春丽重要,就把卡拍在了她妈妈脸上。

那天晚上,我才知道春丽不是他们家亲生的,她是抱养的女儿。说得难听点,本来就是给他哥哥当媳妇的,不过她哥不喜欢她。

我当时抱着春丽开玩笑说,还好你哥没看上你,不然,我就遇不见你了。

春丽在我怀里哭了很久,最后她一把推开了我。

她说,你走吧,明天我想办法把卡偷过来还给你。

我问她为什幺,难道不想跟我结婚了?

她哭着摇头说,她对不起我,她爸妈为了逼她就範,早在半个月前就把她送到了那个男人家,逼他们提前洞 房了。

我震惊不已,没想到这个时代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春丽说,她已经不想再活下去,她很嫌弃自己。

我当时真的很伤心,也很心疼春丽,为了给她希望,我说我不介意,不管怎幺样,我都要娶你!

我甚至给春丽跪下了,她才答应,当晚就跟我踏上了回程的班车。

我们约定再也不回她的那个家,以为就能躲开一切。

可是我们婚后不到一个月,春丽就吐的厉害,她怀孕了。

孩子很有可能并不是我的。

那段时间我们比任何时候都痛苦,春丽不愿让我碰她,她想了很多方法,比如跳绳,跑步,游泳,想让孩子自然流产。甚至是用绳子绑腹…我发现以后赶紧给她解开了,然后我们抱头痛哭。

她害怕手术,我也不想她的身体受到摧残。于是我们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孩子出生后,我心中的愤怒和痛苦慢慢淡去,特别是孩子会喊爸爸以后,我更加觉得,我应该好好爱他,照顾他们母子。

可是世事就是那幺凑巧,我居然遇上了那个欺负春丽,并给我们带来巨大痛苦的男人。

他叫蒋鑫,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客户。

几次接触下来,我发现他是个很典型的官二代,做事讲排场,身上江湖气很重。

我故意接近他,跟他称兄道弟,没多久,我们就成了酒肉朋友。他经常约我一起喝酒,连找情妇也不背着我。他说男人就不能只守着一个女人,为了配合他,我也逢场作戏。

后来他开口说想让我去他那里帮忙,说当销售不如当公务员。于是我瞒着春丽辞职,去了他身边。

我用了整整四年的时间,收集了他所有吃喝嫖赌,收受贿赂的证据。

最后,我用一封匿名信把他送进监狱。直到最后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栽在谁手上。

而这一切,春丽全都不知道,她只知道我丢了两份工作,每天都拚命工作,接私活,补贴家里。

我搂着她和孩子,永远不打算告诉他们这些事,因为我想让她们只活在单纯的快乐里。